家门

发布时间:2021-04-28 18:50 | 编辑:原创文学作品 | 97 次浏览
家门,于普通人而言,是不能产生确切的感悟的。家即是门,门便是家,进了门等于回到了家,出门去便告别了家。诚然,从家门这个字面得知,家包含了门,门融入了家,家门是不可分割的统一体。人需要家的温暖,家需要人的眷顾,人倘若与家脱离了关系,那么人就失去了生存的根本,家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陆游曾质疑“国破家何在?”岳飞精忠写下“还我河山!”顾炎武感慨“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足见“家”的概念在国人心目中是无比的凝重……


家门

家门的概念

家门,于普通人而言,是不能产生确切的感悟的。家即是门,门便是家,进了门等于回到了家,出门去便告别了家。诚然,从家门这个字面得知,家包含了门,门融入了家,家门是不可分割的统一体。人需要家的温暖,家需要人的眷顾,人倘若与家脱离了关系,那么人就失去了生存的根本,家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陆游曾质疑“国破家何在?”岳飞精忠写下“还我河山!”顾炎武感慨“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足见“家”的概念在国人心目中是无比的凝重。

有人把家比作港湾,因为人生的扁舟需要它来泊靠,失去了家的温馨,我们就会颠簸于汹涌的海洋之中。有人把门喻为镜子,因为它能折射出家庭的本来面目,没有门的支撑,我们则丧失了鉴别方向和真伪的能力。家不宜乱建乱修,门不宜乱进乱出。家门的字里行间蕴涵着无上的哲理,渗透着无尚的智慧。一个人可以暂时不回家,但他绝对不能不拥有家。没有家的人是可怜的人,至少他的心中不会坦荡荡。不认家的人像个废物,哪怕他六根清净。

清明节回家扫墓,祭拜妈祖关公,忘不了祖上的遗训和对老宅香火的延续。春节回家祈福,年夜饭其乐融融地与家人享用,大年三十把真情留驻老宅,这是亘古及今不变的定律。还有作灶、祭梁、修仓、补塞,动土、栽种,纳畜、纳财,出行、会友、订婚、嫁娶……,无一不是跟宅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从门槛派生出来的习俗。

 

浮华只是现象

家门是陪伴人们一生一世的挚友,它与故乡相衬,与故土相托,与故人相伴,亲如兄弟,情同姊妹,至亲至爱,不言而喻。连接家门的街巷,犹如一个城市的脉络,一个城市的坐标,是城市变化的最好见证。解读街巷,无疑是在解读一座座的城市,解读一个个的家园。沿着街巷,可以抵达城中的每一个角落。徜徉老街,走上这些宽窄曲直不一的老街巷,端详两旁透发出岁月痕迹的垣墙和房檐,让人感慨万千。家是人生旅途的驿站,是浩瀚沙海中的绿洲,人生一切行动的方向都以它为支撑点。爱尔兰人对家的痴狂,远渡重洋去寻求一片净土。巴勒斯坦人对家的期待,相信离地三尺有神灵。三峡人对家的依恋,竹篱笆人对家的维护,还有多少革命老区,河堤片区,老城区的人啊,无不以乐观的心态来期待崭新的故事。在这洒满细碎的人生道路上,有的人尽管历尽波折,但比别人更懂得家的含义。有的人尽管生活是一地鸡毛,但总觉得清新脱俗了好多。

然而,始终要有那么一簇人,少小离家,背井离乡,投身于城市建设的洪流。他们是来自各地的打工者,他们游离在城市的边缘,他们对家的渴望是那样的强烈。东沟岭的故事便是一个缩影。当年,他们为了绿城的进步而来,似乎要通过自己的诚实劳动去换取新的依托和归宿,尽管对故居有着多么眷恋,他们仍然义无返顾,甚至置于死地而后生,历尽千辛才得以重置了温馨的家园。而今,他们又为了绿城的拓展而迁徙,尽管又对自己的新家园有着多么深厚的情怀,牺牲精神依旧跃然纸上。由迷惑的乡土之中来,到真实的都市之中去,尽管他们也燃起过无限的感触,但他们都这样告慰自己:一个人不应该为了过去而活,而是应该为了将来而活。这就是朴实的百姓朴素的心理。素来静谧的东沟岭,一旦被人为开发,也就难以维持原有的朴实生活了。家不见了,门没有了,城墙坍塌了……,一切都淡忘在一片喧嚣的空气中。旧街道合并改造,成片地老宅屋和老街巷消失在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之中。林间阡陌背负薪蔗的老农不见了,漂亮的村姑不再和痴情的青年对歌了,牧童骑着老黄牛驮一轮落日从田野缓缓归来的情景也不见了。

客观地讲,城市所谓的每一项发展和进步,同时也意味对亘古的背弃,对历史的摧残,是收获和付出同步进行的一种取舍并终而复始的现象罢了。即使古镇有吐纳千年的本事,也无法填饱人们贪婪的胃口和无休止地索取。当然,人类终究为了某种莫名的追求和满足奔赴向前,但这种进步的潜在背后,是人类在牺牲一种无以伦比的本质和价值作为代价的。

 

家的真谛

我和娟是刚认识的朋友,我们的交谈是在雀巢咖啡屋里进行的。娟是我接触过让我欣赏的为数不多的女孩,她的睿智和她的容貌一样出众,而对家的感情也别有见地。她是弃婴,养父视她如掌上明珠,养母却向她翻白眼,唯一的哥哥还跟她争宠。她每天进出家门,面对不同的境遇,都产生复杂的心理。直到她长到“干净”的年纪,拥有一颗炽热的心灵,景况才稍微改观,可她对家的观念却愈加强烈,然而家门对她而言始终是残缺不全的。和多数人一样,她对家的印象,对家的感觉,对家的依恋,还有对家的执着,可谓没有什么比之更重要了。娟曾坦言,她宁愿生长在一个小乡村,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放弃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面对娟的苦恼,想到自己截然不同的向往,我无言以对,也不知怎么理解何谓城里人,又何谓城里的生活。我本来稍微平静的心,而今再一次激起波澜。兴许远离了城市的尘嚣,才能真正地远离纷扰吧!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那里的山山水水都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妙的回忆。尽管我们家老少五口节衣缩食过着平淡的生活,我和妹妹仍感到童年的烂漫和家的其乐融融。春天来了,我们几个孩童在偌大的操场上放飞梦想般的风筝。夏季来了,我们会赤条条地在溪河中打水仗。秋天来了,我们就在旷野的山涧里采撷各种能充饥的野果。寒假里的农村,大人们都在忙着弄年货、打糍粑和晒腊肉,我和妹妹却在为手中的十几元压岁钱仰叹不已。可以说,整个童年的过程,我都是围绕在我家、学校和村邻里度过的。而这期间,我不曾记得我家有过修缮的记录。最多在刮暴雨的时候,我的爸爸妈妈会用脸盆、瓷碗等器皿去接漏水而已,而我和妹妹还特别的享受这种不眠之夜呢!对比娟,我幸运得多了。

而今,昔日的柔美已不复存在,我如果要再次追寻这些回忆和家的温馨,只能一次次地翻看那发黄的相片了。上个世纪的钱仲书老先生,在《围城》里对家门已给我们作了很好的诠释。其实,人们向往清新的朝霞,同样需要安详的黄昏,我们没必要患得患失。对家门的理解,就如同我们感受和睦幸福一样,不同的人是会有不同的标准和境地的!

 

备注:此文2004年10月写于北京,2004年10月25日刊登于北京信息工程学院《北信会刊》第四期。(韦勋峰/文)


QQ截图20221219105733.jpg

谢谢鼓励



 

恒全教育声明
从2012年开始,覃韦初、莫恒全教授是“恒全教育”独家特聘的公务员考试专职辅导教师,不再为其他公务员考试培训机构上课。今后凡以覃韦初、莫恒全教授的名义进行招生宣传的,均为虚假宣传,属于侵权行为。请广大考生注意!
声明人:覃韦初 莫恒全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