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恒全的《文心雕龙》写作学研究

发布时间:2018-11-20 10:24 | 编辑:恒全教育 | 来源:www.gxhqjy.com | 28 次浏览
莫恒全的《文心雕龙》写作学研究摘要:莫恒全先生在《文心雕龙》写作学研究领域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他的研究涉及范围广,成果丰富,为“龙学”开辟了新天地;他的研究富有特色,既旗帜鲜明地主张《文心雕龙》的写作学学科属性,又不遗余力地构建《文心雕龙》的写作学理论体系;既有开阔的研究视野,体现出深厚的学养,又提炼精准,持论公允,有着令人折服的逻辑力量。关键词:莫恒全;《文心雕龙》;写作学 在《文心雕龙》(以下简...


莫恒全的《文心雕龙》写作学研究 

 

 

摘要:莫恒全先生在《文心雕龙》写作学研究领域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他的研究涉及范围广,成果丰富,为“龙学”开辟了新天地;他的研究富有特色,既旗帜鲜明地主张《文心雕龙》的写作学学科属性,又不遗 余力地构建《文心雕龙》的写作学理论体系;既有开阔的研究视野,体现出深厚的学养,又提炼精准,持论 公允,有着令人折服的逻辑力量。 

关键词:莫恒全;《文心雕龙》;写作学

 

   在《文心雕龙》(以下简称“文心”,论文名称包含它时除外)写作学研究方面,广西师范学院的莫恒全先生是起步较早、成果较为丰富的一位。

    莫先生的研究涉及文心的各个部分。既有单篇的研究,也有围绕某个主题的多篇研究;既有普通写作学研究,也有应用写作学研究。本文拟对莫先生的文心写作学研究成果进行分类介绍和点评,并尝试对其研究特色进行归纳和阐述。

一、莫恒全的文心写作学研究领域

(一)文心文原论(“文之枢纽”)研究放眼龙学已有成果,文原论部分文章较多。但由于历史的原因,从写作学角度展开研究的却少之又少。莫先生的研究算得上弥补了空白。这方面的论文有4篇,覆盖了文心文原论全部5篇。综述如下:

1.《文心雕龙原道说美学思想刍议——刘勰的文章写作审美观念》[1]163-166

   该文认为,刘勰提出的“原道说”反映了中国古代对文章写作的美学追求和文章写作审美观念的认识高度。“自然之道”是其出发点;“文原于道”是其进一步要求;“文道合一”是其最高要求。该文的创新之处在于首次从写作美学的角度对《原道》篇作出诠释,明确了刘勰“原道”写作美学思想的三个层次。

2.《文心雕龙·征圣篇识微》[2]20-23

  作者认为,《征圣》篇的价值在于从圣人著作中总结出三条文章写作的规律:(1)“志足而言文,情信而辞巧”,揭示文章写作中内容与形式的关系;(2)“繁略殊形,隐显异术”,揭示运用各种表达技巧的问题;(3)“体要与微辞偕通,正言共精义并用”,揭示文章写作与读者对象的关系问题。莫先生本文的创新之处在于:(1)指出了《征圣》篇的重点在于为文之道,而不是宣扬圣人思想;(2)精准概括出刘勰通过《征圣》篇要揭示的三条为文之道。

3.《文心雕龙·宗经篇疏释》[3]65-68

  这篇文章的主要观点是:刘勰提倡“宗经”,并不是推崇和宣扬儒家思想,而是提倡学习儒家经典著作所体现的文章写作的各种表达方式和技巧。“六义说”是刘勰主张宗经而在文章写作方面所要遵循的原则和标准,它对于现代各种体裁的文章写作,仍不失理论指导的意义。莫先生此文的价值在于:明确刘勰撰写《宗经》的真正目的,并充分肯定刘勰所提出的“六义质说”对文章写作理论的贡献。

4.《论刘勰写作文化遗产的辩证观——〈正纬〉〈辨骚〉二篇试解》[4]27-31

   在该文中,莫先生认为,《正纬》《辨骚》都体现了刘勰对古代写作文化遗产继承与革新的辩证观。“酌奇而不失其贞,玩华而不坠其实”,就是刘勰所主张的对写作文化遗产继承与革新所应坚持的原则和方法。两篇都主张“奇”与“正”的结合,“华”与“实”的结合。这种对待写作文化遗产的辩证观点,至今仍具有深刻的理论指导意义。莫先生此文的创新之处:独具慧眼地提炼出刘勰对待写作文化遗产的辩证观,并以此为出发点论证《正纬》《辨骚》在文心五十篇中的枢纽地位。

(二)文心文体论(“论文叙笔”)研究一直以来,文心文体论研究是文心研究的薄弱环节。现有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文学文体上,占据文体论部分大半壁江山的非文学文体却鲜有人论及。与其他人不同,莫先生的研究主要以文体论为主,且主要集中在非文学文体上。在莫先生全部13篇研究文心的论文中,有6篇是研究文体论的。具体介绍如下:

1.《刘勰论说文理论述略》[5]61-66

  该文发表于上世纪80年代末,应该是莫先生研究文心的第一篇论文。在这篇论文里,作者对刘勰论说文理论进行了系统梳理。作者认为,刘勰有关论说文的理论,是文心一书的重要组成部 分。在文心中,直接而集中地阐述论说文体的篇章几乎占该书文体论部分的三分之一。其他适用于论说文写作的理论,还散见于其他许多篇章。在如此众多的篇章之中,刘勰探讨了从上古一直到汉魏六朝的论说性文章,分析评价了众多作家在论说文写作上的特色,总结和建立了相当完整而系统的论说文理论。该文的价值在于:在龙学研究史上首次对刘勰的论说文理论进行系统研究,并总结概括出了刘勰的论说文理论体系。

2.《从“文体论”看〈文心雕龙〉的学术性》[6]41-46

   该文是作者沉寂14年后发表的力作。作者认为,文心“文体论”深刻揭示了各种文体写作的个性特点及其特殊规律,是文心全书理论体系的基石。其所论及的文体, 大部分是非文学文体,这种客观存在的内容决定了它是一部写作学著作而非“文学理论专著”。把它看成一部写作学专著,丝毫不贬低其特有的学术价值。该文的意义在于:从文体论角度雄辩地说明了文心的学科归属。

3.《〈文心雕龙〉文体论的价值和意义》[7]58-62

  作者认为,文体论是构成文心整个理论体系的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价值和意义在于:(1)它“文”“笔”并重,强调有补于世的务实文风,有助于摒弃文坛浮艳文风;(2)它“原始以表末” “释名以章义” “选文以定篇”“敷理以举统”,开创了文体研究的新路;(3)它联系写作实践总结出的各种文体的特点和写作要求是文体写作的理论指南;(4)它为“文之枢纽”与“剖情析采”部分提供了极其重要而丰富的理论依据,是构成文心整个理论体系的基石。该文的创新之处在于:从多个方面充分肯定了在龙学研究中一度被轻视的文心文体论的价值和意义。

4.《应用写作并不一概拒绝文学手法——刘勰哀祭文写作理论的启示》[8]121-125

  该文重点讨论了文心中的《诔碑》和《哀吊》,指出:尽管应用文都具有实用的功能,但由于适用于不同的场合,体现不同的目的,因而需要区别情况,或“全任质素”,或“杂用文绮”。凡用于处理公务或私务的应用文,无疑要“全任质素”;凡用于思想感情交流或宣传鼓动性的应用文,则应“杂用文绮”。莫先生此文的创新之处在于:通过对刘勰哀祭文写作理论全方位的探讨,旗帜鲜明地宣告“应用写作并不一概拒绝文学的手法!

   此外,属于文体论研究的还有《庶务纷纶,因书乃察——〈文心雕龙〉应用写作理论概说》[9]75-79和《翰林之士,思理实焉——从刘勰公文写作观念说起》[10]49-52留待下文细述。

(三)文心文术论(“剖情析采”)研究

   文心文术论(传统称为“创作论”)是龙学研究中受关注较多、取得成果也相对丰富的部分。莫先生的研究重点不在这一部分,但也有基于写作学视野而撰写的颇有分量的论文。

1.《“神思”在多种视角下的意蕴——〈文心雕龙·神思〉篇学习札记》[11]123-125

   该文根据心理学原理,从多个视角对“神思”的意蕴进行了探讨。作者指出:“神思”是指导一切写作活动的创造思维。这种创造思维是艺术思维与逻辑思维的融合,也是发散思维与聚合思维的体现。该文的创新之处在于:首次从心理学角度而非文学创作角度对《神思》的意蕴进行探讨,并充分肯定其对于各种文章写作实践活动的指导意义。

2.《兼习文笔之体,洞谙文笔之术——〈文心雕龙·总术〉对应用写作理论的学术贡献》[12] 85-88

该文认为,《总术》篇有三个重要的观点:

  “文场笔苑,有术有门”“乘一总万,举要治繁”“思无定契,理有恒存”。它们阐述了写作理论对于一切写作实践活动的指导作用。作者进一步认为,对于《总术》篇的内蕴,仅仅从文学角度进行阐述是很不够的,还应当从应用写作理论的角度发掘它的学术贡献!莫先生此文的价值在于:从应用写作的角度对《总术》篇的学术贡献进行探究,并概括出了《总术》篇有关写作理论与写作实践关系的三个重要观点。

3.《原始要终 疏条布叶——〈文心雕龙·附会〉诸篇对文章谋篇布局理论的建树》[13]98-101

   该文从《附会》篇入手,结合《熔裁》《章句》等篇,全面总结了刘勰的文章谋篇布局理论。作者认为,刘勰提出的 “ 总文 ”理”“统首尾”“定与夺”“合涯际”四方面理论,反映了谋篇布局的必要环节,是文章结构安排的一系列重要原则。这些谋篇布局理论是包括文学创作实践在内的一切文章写作实践经验的理论概括。该文的意义在于:对刘勰的谋篇布局理论进行全面总结,明确其四个方面的重要原则;指出其不仅适用于文学创作,也适用于非文学作品写作。

二、莫恒全的文心写作学研究特色

  莫先生的文心写作学研究开始于1988年,至2010年,计有13篇论文发表。在超过20年的时间里,莫先生专注于从写作学角度研究文心,成果涉及文心各个部分、绝大多数篇章,其研究方向之清楚、研究目标之明确、研究视野之开阔、研究成果之厚重,都给人以极其深刻的印象。试归纳分析莫先生的文心研究特色:

(一)旗帜鲜明地主张文心的写作学学科属性

   对文心学科性质的讨论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最早撰文论述文心写作学专著性质的当为王运熙先生,他在全面考察了文心五十篇之后,指出:文心是一部详细研讨写作方法的书,它的宗旨是通过阐明写作方法,端正文体,纠正当时的不良文风[14]75-84。此后,先后有贺绥世、周森甲、崔宝国、林杉、潘新和等诸位先生,均从不同角度论证了文心的写作学学科属性。

   莫先生的文心性质研究以《从“文体论”看〈文心雕龙〉的学术性质》一文为代表。与之前学者不同的是,莫先生的论述是从文体论角度展开的。该文首先探讨了“文体论”中各种文体的属性,指出文心文体论部分论及的85种文体中属于非文学作品的有67种,占79%。其次探讨了“文体论”中各种非文学性文体的应用。作者把它们分为6大类,分别论述了它们的不同应用情况。最后作者探讨了“文体论”在文心理论体系中的作用。作者指出,没有“文体论”部分对各种文体的写作源流、写作特点、写作规律的探讨,该书的“总论”“创作论”“批评论”将失去坚实的理论依据。“文体论”的学术价值,是深刻揭示了各种文体写作的个性特点及其特殊规律;而“总论”“创作论”“批评论”则是在“文体论”的基础上总结、概括了所有文体写作的共同特点及其普遍规律。“文体论”与其他部分的关系,是各自独立又相互联系的关系,是个别与一般的关系。因此,文心的“文体论”部分是该书全部理论体系的基石,应是探讨和评判这部著作学术性质的最重要的客观依据。综合上述观点,莫先生认为,文心“理所当然是我国一部地地道道的古代写作学专著”

    莫先生还通过其他论文一再证明和强调文心的写作学专著性质。限于篇幅,不作细述。

(二)着力于文心应用写作理论研究

   文心应用写作理论研究始于1983年,当时祝峰先生发表了《文心雕龙的公文论》[15]一文。此后有多位学者相继发表了研究文章。莫先生的研究始于2006年,起步算是较晚的。难能可贵的是,莫先生对此进行了持续关注,先后发表了4篇文章。这4篇文章分别是:(1)《庶务纷纶,因书乃察——〈文心雕龙〉应用写作理论概说》;

(2)《翰林之士,思理实焉——从刘勰公文写作观念说起》;(3)《应用写作并不一概拒绝文学手法——刘勰哀祭文写作理论的启示》;(4)《兼习文笔之体,洞谙文笔之术——〈文心雕龙·总术〉对应用写作理论的学术贡献》。后两篇前文已经论及。这里重点介绍前两篇

1.《庶务纷纶,因书乃察——〈文心雕龙〉应用写作理论概说》

  该文对刘勰的应用写作研究进行了全面考察。作者首先探讨了刘勰应用写作研究的指导思想、理论价值与历史使命,接着对文心所涉及的应用文进行了分类介绍,最后对刘勰的应用写作理论体系进行了梳理。作者认为:刘勰的应用写作理论主要涉及“应用文的写作特色”“应用文的语言运用”“应用文的格式运用”等;刘勰的应用写作理论,对于现代应用写作实践活动仍然具有指导意义。该文的创新之处在于:全面梳理了刘勰的应用写作理论,并充分肯定其理论价值。

2.《翰林之士,思理实焉——从刘勰公文写作观念说起》

   该文认为,刘勰的公文写作观念,主要表现在肯定公文写作理论的学术价值、强调以务实的精神学习公文写作、全面培养和提高公文写作者的综合素质等三个方面。这种公文写作观念,在历史上具有它的进步意义,在现代也具有深远的启示意义。该文的价值在于:阐明了刘勰的公文。写作观念,强调其在现代所具有的启示意义。

(三)研究视野开阔

   翻阅莫恒全先生的研究成果,在叹服其研究对象之“专”的同时,会惊讶于他的视野开阔。这不仅体现在其研究对象涉及文心的大部分篇目,也不仅体现在他在重点研究某一篇时会涉及其他多篇,更体现在其分析论证过程中的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具体说明如下:

1.研究对象涉及文心大部分篇目

   如前所述,莫先生研究文心的论文有13篇。这13篇论文,有针对文心某个单篇的研究,也有针对某个主题涉及多篇的研究。针对某个单篇的研究,此类论文有5篇;针对某个主题涉及多篇的研究,此类论文有8篇;两者统合起来我们发现,作者的论述范围几乎覆盖了文心的所有篇目。以莫先生早年发表的《刘勰论说文理论。述略》为例,该文所论篇目包含如下15种:《诸子》《论说》《檄移》《章表》《奏启》《议对》《熔裁》《宗经》《章句》《情采》《附会》《事类》《总术》《知音》《神思》。

2.在重点研究某一篇时会涉及其他多篇

   如《文心雕龙宗经篇疏释》,该文在论述《宗经》篇时,就涉及《原道》《征圣》《序志》诸篇。又如《文心雕龙征圣篇识微》,该文在论述《征圣》篇的历史贡献时,就结合了对《情采》《诠赋》《议对》《宗经》等篇的论述。莫先生这样做,固然是因为文心本来是一个整体,某一单篇虽能独立出来,但毕竟与其他篇章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如果缺少对文心整体融会贯通的理解,想做到这一点也是相当有难度的。

3.旁征博引、高屋建瓴

   综观莫先生的文心写作学研究论文,不难发现,他的古代文论功底十分深厚,他对龙学研究的已有成果了解相当全面。正因为此,他的论述往往给人以高屋建瓴、纵横捭阖的印象。如《文心雕龙征圣篇识微》一文,作者没有就文论文,而是跳出《征圣》篇,以清代学者纪昀对《征圣》篇的四处评点作为线索展开论述,修正了人们对纪昀评点的传统理解,并总结概括出《征圣》篇所包含的三条写作原理。

(四)提炼精准,持论公允

   阅读莫先生的论文,往往叹服于他的解剖深入,提炼精准。如《文心雕龙原道说美学思想刍议——刘勰的文章写作审美观念》一文。该文将刘勰的文章写作审美观念提炼为“自然之道”“文原于道”“文道合一”三个层次;指出“自然之道”是其出发点,“文原于道”是其进一步要求,“文道合一”是其最高要求。这样的概括扼要精准,令人叹服。又如《论刘勰写作文化遗产的辩证观——〈正纬〉〈辨骚〉二篇试解》。该文在对《正纬》与《辨骚》分别进行阐述后指出:“酌奇而不失其贞,玩华而不坠其实”正是《正纬》《辨骚》二篇所共同阐述的核心理论问题。在继承古代写作文化遗产的问题上,《正纬》《辨骚》二篇都主张“奇”与“正”的结合,“华”与“实”的结合。这种对待古代写作文化遗产的辩证观点,至今仍不失其深刻的理论指导意义。这样的概括一语道破了刘勰将《正纬》和《辨骚》安排在“文之枢纽”部分的玄机,令读者有拨开云雾之感。阅读莫先生的论文,还叹服于他的逻辑严密,持论公允。如《应用写作并不一概拒绝文学手法——刘勰哀祭文写作理论的启示》一文。该文从标题到正文,从引论、本论到结论,处处体现了严密的逻辑性。试看它的结论:

   刘勰的哀祭文写作理论给我们一个极其重要的启示:尽管应用文都具有实用的功能,但由于适用于不同的场合,体现不同的目的,因而需要区别情况,或“全任质素”或“杂用文绮”。凡用于处理公务或私务的应用文,无疑要“全任质素”;凡用于思想感情交流或宣传鼓动性的应用文,则应“杂用文绮”。一句话,应用写作并不一概拒绝文学的手法!

   这段论述出现于文章的结尾部分,在前文多角度论证的基础上,作者写下了上述这番话,可谓水到渠成。单就这段话来看,它的逻辑性也十分严密。首先,它肯定应用文都具有实用的功能;之后它强调要区别情况,是否运用文学手法不可一概而论;接着它非常明确地说明何种情况下该“全任质素”,何种情况下该“杂用文绮”;最后它用一个双重否定句语气坚决而又特别有分寸地宣告“应用写作并不一概拒绝文学的手法”。

   综上所述,莫恒全先生在文心写作学研究领域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他的研究涉及范围广,成果丰富,为龙学研究开辟了新天地;他的研究特色鲜明,既旗帜鲜明地主张文心的写作学学科属性,又不遗余力地致力于构建文心的写作学理论体系;既有开阔的研究视野,体现出深厚的学养,又提炼精准,持论公允,有着令人折服的逻辑力量。

 

参考文献:

[1]莫恒全.文心雕龙原道说美学思想刍议——刘勰的文章写作审美观念[J].学术论坛,2006,(3).

[2]莫恒全.文心雕龙·征圣篇识微[J].钦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5,(9).

[3]莫恒全.文心雕龙宗经篇疏释[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1).

[4]莫恒全.论刘勰写作文化遗产的辩证观——《正纬》《辨骚》二篇试解[J].钦州学院学报,2007,(8).

[5]莫恒全.刘勰论说文理论述略[J].学术论坛,1988,(4).

[6]莫恒全.从“文体论”看《文心雕龙》的学术性质[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4).

[7]莫恒全.《文心雕龙》文体论的价值和意义[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2003,(1).

[8]莫恒全.应用写作并不一概拒绝文学手法——刘勰哀祭文写作理论的启示[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7).

[9]莫恒全.庶务纷纶,因书乃察——《文心雕龙》应用写作理论概说[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4).

[10]莫恒全.翰林之士,思理实焉——从刘勰公文写作观念说起[J].钦州学院学报,2009,(10).

[11]莫恒全.“神思”在多种视角下的意蕴——《文心雕龙·神思》篇学习札记[J].晋阳学刊,2008,(2).

[12]莫恒全.兼习文笔之体,洞谙文笔之术——《文心雕 龙·总术》对应用写作理论的学术贡献[J] .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12).

[13]莫恒全.原始要终 疏条布叶——《文心雕龙·附会》 诸篇对文章谋篇布局理论的建树[J].广西大学学报,2008,(4).

[14]王运熙.《文心雕龙》的宗旨、结构和基本思想[J].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1,(5). 

[15]祝峰.文心雕龙的公文论[J].南宁师专学报,1983,(2).基金项目: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基金资助项目“写作学视野中的《文心雕龙》研究”(2014SJB656)

 

作者简介:李兆新(1968—),男,汉,江苏淮安人,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写作学、语文学科教学研究。

备注:《文心雕龙》是中国古代一部伟大的文章写作理论巨著。在我国,《文心雕龙》研究已成为影响甚巨的“龙学”。《文心雕龙》中有古代策论写作、公文写作理论,对当代《申论》的产生有重要影响。莫老师的《文心雕龙》研究在国内学术界独树一帜,形成了他对《申论》研究的重要理论来源。


相关文章

恒全教育声明
从2012年开始,覃韦初、莫恒全教授是“恒全教育”独家特聘的公务员考试专职辅导教师,不再为其他公务员考试培训机构上课。今后凡以覃韦初、莫恒全教授的名义进行招生宣传的,均为虚假宣传,属于侵权行为。请广大考生注意!
声明人:覃韦初 莫恒全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快速导航